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
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新闻中心 新书介绍 图书中心 公司发行 投稿中心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
新书信息 >> 更多
……
图书评论 >> 更多
禅的世界(世界著名佛教大师万博m手机版注册账号
大藏经精华——万博m手机版注册账号法师讲佛经(
生命之旅(轻囊致远、净心行久、
楞严经讲义(南怀瑾大师极为推崇
天台宗讲义(近代佛门泰斗谛闲法
新书推荐 >> 更多
  图书中心
李世民传
浏览次数:1408 发布时间:2014-07-07 08:16:21

 

编辑推荐

毛泽东、成吉思汗、朱元璋、柏杨、李敖等倾心赞颂的千古帝王
著名文学家罗贯中影响深远、开创隋唐英雄史诗的经典著作
品味战争、治国谋略及识人用人的大智慧


自古能军无出李世民之右者,其次则朱元璋耳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毛泽东
欲安邦定国者,必悉唐宗兵法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成吉思汗
惟唐太宗皇帝英姿盖世,武定四方,贞观之治,式昭文德。有君天下之德而安万世之功者也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朱元璋

太宗文武之才,高出前古。盖三代以还,中国之盛未之有也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司马光

    李世民大帝是中国最杰出的英明君主之一,他用他高度的智慧,殷勤而小心地治理他的帝国,不久就为中国开创了130年之久的第二个黄金时代……自从盘古开天辟地,李世民大帝是中国帝王中最初一个被中国人真心称颂崇拜的人物,固由于他的勋业,也由于他本身的美德。他治理国家的一言一行,成为以后所有帝王的规范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柏杨
    唐太宗是历史上最有“奇情”气质的英雄人物,柔情侠骨,一应俱全。在打天下的政治斗争中,当然他有和人一样的霹雳手段,但在这些政治性的‘俗情’以外,他有许多‘奇情’,使江山多彩,为人类增辉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李敖
    对后世的中国文人来说,太宗代表了一个文治武功理想地结合起来的盛世:国家由一个精力充沛但聪明而谨慎的皇帝治理……同时又一贯谦虚耐心地听取群臣(这些大臣本人也都是卓越的人物)的意见。太宗的施政作风之所以被人推崇,不仅由于它的成就,而且由于它接近儒家的纳谏爱民为治国之本这一理想,另外还由于它表现了君臣之间水乳交融的关系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剑桥中国隋唐史》


内容推荐

    唐太宗李世民(598—649)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帝王政治家、军事家,自小有超凡的智慧,在去雁门关营救隋炀帝(17岁)、劝李渊晋阳起兵(19岁)上深有卓识。青少年时代率军扫荡群雄,帮李渊建立唐朝。626年,发动玄武门,被立为太子,不久继位。在位期间励精图治,善于纳谏、用人,开创了史上少有的贞观之治,是我国及世界上鼎盛的封建王朝——唐朝的奠基人。也是后代敬仰、学习的榜样。
  隋朝末年,杨广当政,由于大量用兵,大兴土木,繁重的徭役、兵役及奢靡的生活,民不聊生,遍地群雄蜂起,其中著名的有翟让、李密、程咬金领导的瓦岗军、王世充、杜建德、宋金刚及十八路反王。
  本书从隋末写起,以李世民为核心人物,记述了他在文臣杜如晦、房玄龄,武将秦叔宝、尉迟敬德、程咬金、段志玄、侯君集等辅佐下逐一扫荡群雄,建立唐朝大一统及击退突厥,开创贞观盛世的过程,充分展现了李世民卓越的政治、军事才能,宽阔的胸怀,远大的志向,高超的谋略及用人智慧。
    本书原名《隋唐两朝志传》(且记述到中唐),开创了《隋唐演义》、《说唐全传》等隋唐史小说传统。因以李世民为中心人物,且书名不通俗,今改名《唐太宗李世民传》,一方面希望读者借此了解隋唐历史,另一方面学习李世民宽广的胸怀、励精图治的精神、高超的谋略及用人的智慧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第九回   文静世民议大事


    李渊字叔德,陇西成纪人也。其祖李虎,仕魏有功,封唐国公。父昺,袭封其爵,生渊于长安。体有三乳,性宽仁,亦袭封唐公。娶窦毅之女,生四子:长建成,次世民,三元霸,四元吉。一女适柴绍。
    世民年四岁,有书生见而异之曰:“龙凤之姿,天日之表。其年及冠,必能济世安民。”书生已辞去,渊惧其语泄,使人追杀之,而不知其所往,因以为神,乃即采其语,故名之曰世民。大业中,突厥围炀帝于雁门,炀帝从围中以木系诏书,投汾水而下,募兵赴援。世民年十六,往应募,隶将军云定兴。谓定兴曰:“虏敢围吾天子者,以为无援故也。今宜排列吾军,分作前后为数十里,使其昼见旌旗,夜闻征鼓,彼必疑我,以为大至,则可不击而走。不然,知我虚实,则胜败未可知也。”定兴从之。军至崞县,突厥候骑,见其军来不绝,果驰告始毕可汗曰:“救兵大至矣。”遂引走去。
    为人聪明英武,有大志,而能屈节下士。时天下已乱,盗贼蜂起,知隋必亡,乃轻财养士,结纳豪杰,咸得其欢心。娶长孙晟之女。晟之族弟名顺德,现任右勋卫,刘弘基任右勋侍,皆避辽东之役,亡命晋阳,与世民相善。左亲卫窦琮,亦亡命太原,素与世民有隙,世民加意待之,琮意乃安。时有一人,姓裴名寂,字玄真,桑泉人也,为晋阳宫副监。又一人姓刘名文静,字肇仁,彭城人也,为晋阳县令。二人相善,当晚共宿,见城上相传烽火,裴寂叹曰:“贫贱如此,复逢乱离,何以自存?”文静笑曰:“如君言,英豪所资也,吾二人相得,何忧贫贱乎?”一见世民而大奇之,谓寂曰:“唐公之子,非常人也。豁达类汉高,神武同魏祖。其年虽少,命世才也。”寂初未然之。
    会李密反,文静坐李密姻属,系于太原狱中。世民私入狱中视之,文静喜,以言挑之曰:“今天下大乱,非汤、武、高、光之才,孰能定也?”世民曰:“安知无其人哉?但人不识耳。我来看汝者,非比儿女子之情,以世道将革,欲与君计议大事。试与我言。”文静曰:“今主上南巡江淮,兵填河洛。李密围逼东都,盗贼蜉结,大连州县,小阻山泽,殆以万数。当此之际,有真主驱而用之,诚能投机遘会,奋臂一呼,则四海不足定矣。今太原百姓,皆避盗入于城内。文静为令数年,知其豪杰之士,一旦收集,可得数十万人;加以尊公所掌之兵,复且数万,一令之下,谁不愿从。以此乘虚入关,号令天下,不过半年,帝业成矣。”世民笑曰:“君言正与我合。”乃阴部署宾客,训练士卒,而渊不之知也。
    及过数月,文静得脱于狱,世民将发,恐唐公不从,久不敢言。文静谋曰:“尊公素与裴寂最厚,激其行事,唯此人则可。”世民即出钱数百万,饷龙山令高斌廉,使与寂博,佯输不胜。寂得胜多,知是世民来意,大喜,由是与世民日亲,世民遂以情告之。寂慨然许诺曰:“汝但放心,此事尽在于我。不过旬日,事必谐矣。”当日各散,寂退于私宅,寝食皆废,无计可施。
    一日,径入晋阳宫,假作惊惶之状,正直张、尹二妃在庆云亭侧玩花,见寂骤至,谓曰:“汝自何来?”寂曰:“某亦欲来折花以乐耳。”张妃笑曰:“花乃妇人所戴,干汝何事?”寂曰:“汝以为男子不得戴乎?爱欲之心,人皆有之,但分贵贱忧乐之不同耳。臣来非折花,有事特共商议。”妃曰:“吾等女流,有甚知识?商议甚事?”寂曰:“特送富贵。”尹妃曰:“何言之哂乎?”寂曰:“非也。今隋室荒乱,主上巡游江都,乐而忘返。代王幼冲,国中无主,四方群雄竞起,僭号极多。近报马邑校尉刘武周据汾阳宫,称为可汗,甚是利害。想汾阳与太原不远,倘兵至此,谁能御之?臣虽为副守,智微力弱,难保全躯,汝等何以得安?”二妃惊曰:“似此奈何?果如所言,吾姊妹休矣。”寂曰:“臣有一计,可以保之。”妃曰:“今危在旦夕,愿施良策,以备不虞。”寂曰:“留守李渊,今有人马数万。其子世民,英雄无敌。阴自结纳四方豪杰,欲举大事,因渊不从,一时未敢动兵。吾料天下,不日必归此人。汝二人永处闲宫,不见天日,已有年矣。何不乘此机会,侍事于渊,一则转祸为福,二则久后非嫔即后,富贵无比,岂不为美。”妃曰:“吾姊妹亦怀此心久矣,实难启口。又恐此人秉持忠直,见弃事泄,其时将安所适?”寂曰:“只恐汝二人不坚,不能成事。”妃曰:“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此事只吾姊妹与汝知之,勿使有灭族之祸。”寂曰:“寂之所谋,万无一失。李渊与吾极善,每每酒通昼夜。可设一筵,安于宫侧闲房,吾邀其饮,汝二人侍事音乐。此人溺于酒色,必不见却,酒酣之际,二人扶入宫内,令彼自觉知罪,欲举大事必谐,何难之有。”商议已定。
    次日,二妃即将明珠数颗,令裴寂密送李渊。渊得之大喜,径到宫内致谢。寂备佳肴美馔,好酒细果,设立外房。黄昏左侧,邀渊共饮,让之高坐。二妃侍立,随操音乐。渊大惊曰:“某乃一小臣耳,汝乃是主母,何故错敬?事若漏泄,当灭门矣。”妃曰:“方今天下,别无英雄,惟留守耳。非敬留守之职,敬留守才德也。”李渊再三推让,避席而起。寂随扯之曰:“暮夜无知者,惟我四人而已,何以见疑?”于是四人共席,开怀畅饮。酒至半酣,寂离席潜出。渊又自饮数杯,似有相戏之状。妃以言挑曰:“吾二人今无主,欲侍事留守,还肯纳否?”渊即跪谢曰:“愿当犬马之报。”不觉酩酊大醉,立脚不定,跌于地下。二妃曰:“汝不胜杯酌矣。”此时醉眼朦胧,亦不之顾,二妃遂扶向龙床,以被蒙面,与之共宿,极尽交态。比及醒觉,则天色已明矣。渊见卧在龙床,黄袍盖体,骇然披衣而起,谓妃曰:“汝二人做得好事,致我死地,汝亦合得甚罪?”二妃曰:“君请勿怖,事已至此,惟图其大事,共保富贵,则何伤矣。”渊心神方定。丽泉观此,有诗云:
    高祖人称贤哲主,奸淫宫女恨难消。
    非因裴寂多机变,只为天翁祚李朝。
    李渊自后出入宫内,一无所间。是时正值突厥入寇马邑,渊遣高君雅将兵与王仁恭拒之,为其所败。渊恐并得罪,甚自忧之。世民乃乘间屏开左右,说于渊曰:“今主上无道,百姓困穷,晋阳城外,皆为战场。大人若守小节,下有寇盗,上有严刑,危亡无日,不若顺民心,兴义兵,转祸为福,此天授之时也。”渊大惊曰:“汝安得为此言乎?事泄则死无葬身之地矣。吾今执汝去告县官。”世民徐语曰:“世民观天时人事如此,故敢发言。大人必欲执吾告官,亦不敢辞死。”渊曰:“吾岂忍告汝,特惊汝之心。慎勿出口,使外人知之。”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十回    世民说李渊起兵


    次日,世民复说渊曰:“近来童子谣言:‘杨氏将灭,李氏当兴。’又世人皆传:李氏当应图谶,故李金才无罪,一朝族灭。今盗贼日繁,遍于天下,大人受诏讨贼,贼可尽乎?若能尽灭其贼,则功高不赏,身益危矣。惟昨日之言,可以救祸,此万全之策也,愿大人勿疑。”渊乃叹曰:“吾一夕思汝之言,亦大有理。今日破家亡躯亦由汝,化家为国亦由汝矣。”世民思为急计,遂设席于别所,暗使人邀渊。渊乃从裴寂夜饮,酒至半酣,寂又从容言于渊曰:“二郎阴养士马,朝夕训练,欲举大事,正为寂以宫人侍公。恐此事觉,得罪见戮,故为此急计耳。公意如何?”渊曰:“吾儿诚有此谋,事已如此,当复奈何,正须从之耳。”是日酒阑人散,世民见渊不肯动兵,转加疑虑。
    忽报隋帝以渊与王仁恭不能御寇,致使刘武周据汾阳宫,遣使执诣江都。渊闻大惧,世民与寂、刘文静复说渊曰:“公据嫌疑之地,势不图全。今部将败绩,方以罪见收,事已迫矣,尚不为计乎?且晋阳士马精强,宫监蓄积巨万。代王幼冲,关中豪杰并起,公若鼓行而西,抚而有之,如探囊中之物耳,何乃受单使之囚,坐取夷戮乎?”渊然之,即与其下,欲定大计。会帝遣使驰驿,赦渊与王仁恭二人,渊谋遂缓。
    大理司直夏侯瑞谓渊曰:“今帝座不安,参墟得岁,必有真人起于其分,非公而谁乎?”司马许世绪、司铠武士彟、前勋卫唐宪、宪之弟俭,皆劝渊举兵。时建成、元吉尚在河东,故渊迁延未发。刘文静谓裴寂曰:“事若先发制人,后发必制于人。今公为宫监,而以宫人侍客,朝廷一闻,公死可尔,何误唐公也?”寂甚忧惧,屡迫渊起兵。渊乃使文静诈为敕书,发太原、西河、雁门、马邑四郡之民,年二十以上,击高丽。由是人情汹汹,思乱者众。及刘武周据汾阳宫,世民言于渊曰:“大人为留守,而贼盗窃据离宫,不早建大计,祸今至矣。”渊乃集将佐谓之曰:“武周据汾阳宫,我辈罪当族灭,如之奈何?”高君雅大惧,王威曰:“智凭唐公,勇赖诸将,吾与高君皆听约束而已。”渊曰:“朝廷用兵,皆禀节度。今贼在数百里内,江都在三千里外,加以道路险要,复有他贼据之。以婴城胶柱之兵,当巨滑豕突之势,必不全哉!进退维谷,何为而可?”王威与众将皆曰:“公地兼亲贤,同国休戚,要在平贼,专之可也。”渊再三推让,诈为不得已之状,方始从之曰:“贼势浩大,兵微难敌,先当聚集英杰,方好用兵。”
    乃命世民与刘文静、长孙顺德、刘弘基等,各去募兵,远近赴集,旬日之间,近得万人。仍暗遣使,召建成、元吉于河东,召柴绍于长安。王威、高君雅见兵大集,二人大惊,遂疑渊有异志,谓武士彟曰:“顺德、弘基皆出征背叛之人,朝廷赦而重用。受此大恩,安得从渊将兵,为此叛逆?”欲收二人问罪。彟曰:“二人皆唐公之客,汝若鞫问其罪,必大致纷纭。”威等乃止。至是二人设计,欲因唐公祷雨晋祠,共谋杀之。
    世民与众人谋为急计,私令司马刘政会先诣留守处,首告二人反状。候渊与王威、君雅正在视事,文静进曰:“有密状言反者,请大人视之。”渊以目视王威,令众官同来看状。政会不肯,曰:“所告乃是副留守高、王二人,惟唐公得观。”渊惊曰:“岂有是乎?”读毕,谓威曰:“人告公等私召突厥入寇,果有此乎?”君雅攘袂大骂曰:“造反之人,欲来杀我耳!”遂抽身便起。世民已布兵塞路,文静与顺德、弘基等共执之。渊即号令军中曰:“王威、君雅私召突厥犯边,今其果然。”遂执威与君雅系狱中。适突厥引兵数万入寇晋阳,渊命裴寂率兵为备,而悉开诸城门,突厥怀疑不敢进,众疑威与君雅实召之也,于是斩威、君雅二人以徇,突厥大掠而去。毕竟还如何?

公司简介
Copyright http://www.huahuicm.com Reserved
北京华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